馋猫网 馋猫资讯 电影杂谈:《七人乐队》香港情深

电影杂谈:《七人乐队》香港情深

期待已久的《七人乐队》姗姗来迟,先在外地参展,最近才作为第四十五届「香港国际电影节」开幕影片,在本港首映。其实开幕片本来还有另一港片《风再起时》,翁子光导演,郭富城、梁朝伟主演,制作很大,但临时因「技术问题」取消放映。

虽然迟来,好在不会过时,是值得欣赏的正牌香港片。目前公映日期未定,是否要等疫情消减,戏院观众人数完全不受限制呢?我不清楚,总之看后不想等太久,现在先谈谈观感。

此片早在七年前已经宣布开拍,由香港八位资深名导演袁和平、吴宇森、洪金宝、许鞍华、杜琪峰、谭家明、林岭东、徐克,各拍一段十多分钟短片,最初片名《八部半》。其中 1945 年出生的袁和平年纪最大,吴宇森则做导演最早。

不过随后吴宇森据称因病退出,因此由八变七。(也要提提,泰迪罗宾几年前独自拍成四段体《八步半喜怒哀乐》,片名亦受仿效意大利费里尼经典片《八部半》。原定还有续篇,合成八个半故事,但未有下文。)

现在《七人乐队》的英文片名是 Septet : The Story of Hong Kong ,其实七段都属小品,全无大阵仗,当然不可能概括「香港故事」。但涉及 1950 年代至今数十年香港人香港地的变迁,在怀旧中也不缺乏新感受,共通的是把几个年代的小人物小故事拍得亲切,各有对香港不可忘怀的深情。

首先是洪金宝导演的《练功》,忆述小时接受京剧训练,即于占元五十年代创办「中国戏剧研究学院」后,培育一批批「七小福」的时代。此段很简单,就是男童女童们在天台「地狱式」苦练北派基本功,翻滚跳扎倒竪,难度高,很好看。亦有偷懒被罚的情景,有笑有泪。洪金宝拍得短小精干,还可见老将未失童心。

洪天明演严师,对学童非常严苛,若在今日可能被控「虐孩」,亦不会有家长让孩子去受「酷刑」。但当年很平常,也证实严师出高徒,「七小福」成员后来大名鼎鼎,扬威国际。

其实现在体育学院训练也严格,奥运女子体操选手越来越年纪小,显然经历艰苦锻炼。内地戏曲训练亦要自小苦练基本功,片中学童们身手奇佳,大概来自内地京剧学校吧?

挑剔的话,是片中天台新靓光洁,当年环境未必这样。

许鞍华的《校长》,拍摄六十年代初简陋私立小学的学童读书,老师教书,正好和天台《练功》构成一武一文的对照,而多了清贫年代街头巷尾的怀旧实感。老师们一起吃校工煮的午饭伙食,顽童摆街边食档请老师吃鸡蛋糖水,都别具风味。

吴镇宇演好校长,数十年后仍被中年旧学生敬爱。马赛演林黛玉型英文女教师,更受怀念,被旧学生们苦苦追寻下落。

据称因吴宇森退出,此片少了他抽中的七十年代段落。于是跳到八十年代,就是谭家明导演的《别夜》,描述一对中学男女生之恋,余香凝、吴澋滔合演。女生全家移民,她与心爱男生共渡最后一夜。这一段拍出细致的青春迷情与迷离,富于文艺感,又与谭家明旧时名作《烈火青春》不同,余香凝演得特别奔放投入。

《别夜》触及九七大限的移民潮,结尾中环夜街的移动空镜头,带来无奈感触。袁和平导演《回归》拍摄九十年代,也与移民有关,妙在和《别夜》相映成趣而又大异其趣——元华饰演前功夫武术好手,变了不断重看关德兴《黄飞鸿》旧片的独居老人。儿媳移民,他与留港会考的孙女林恺铃结成欢喜冤家。此段很通俗,祖孙关系生动风趣。

杜琪峰的《遍地黄金》,场面主要是茶餐厅,伍咏诗、胡子彤、徐浩昌一女两男多次进食时商谈投资,而拍出回归后炒股炒楼大起大跌的风浪,还拍到2003年沙士灾难。此段使我想到《夺命金》,但富于荒谬讽刺的喜剧感,熟悉炒情炒风的人士更会看得过瘾。

最有纪念性是林岭东遗作《迷路》,任达华饰演移居英国数十年的新界人,临老与妻儿一起回到香港,在变迁很大的中环寻找大会堂,迷路出事。此段跟林岭东最拿手的警匪题材大有分别,亦与他的最好状态颇有距离,然而显出他对香港的感情特深特浓,最怀念旧香港,可说是他落叶归根之作。

第七段是徐克的《深度对话》,故事发生于某精神病院,病人张达明与医生张锦程对话,又有两医生刘国昌、林雪隔窗视察。此段非常怪鸡黐线,大发神经,到底谁是病人谁是医生呢?

总之都穿白衣白袍,今次徐克不再舞枪舞剑,转为唇枪舌剑,成为玩到癫的「白色喜剧」。剧情发生的年代不明,或许意味着香港无论过去、现在和未来,都是精神分裂的城市吧?亦可以说,现在全世界都精神分裂!

《深度对话》也大玩香港影坛,片中病人/医生不断「许鞍华」「张曼玉」及其他明星导演「上身」,很搞笑。

七段戏都用菲林拍摄,向几乎消失的旧潮致敬。这七位不同类型的导演,都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成名,算起来不但是香港,也可能是各地华人电影界中最老资格的现役导演了。他们今次都没有倚老卖老,更没有摆款作大,而拍出似乎轻描淡写但有情有趣的小品。

当然,多位导演合作多段体杂锦片在世界各地向来都有,十多年前杜琪峰、徐克、林岭东也曾合作《铁三角》,王家卫则和史提芬苏德堡、安东尼奥尼在《爱神》各拍一段,近年香港新导演们串演的《十年》和《树大招风》,以及大陆国庆片《我和我的祖国》、《我和我的家乡》,亦是多段体。

但像《七人乐队》这种香港小品集,历经风波重重的几年才完成,成绩可观,相当难得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