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霹雳布袋戏情话告白 玉辞心

魔王子:1、爱情,能使人痴迷,两个字,就包括了生物的求偶本能,占有欲望与自毁倾向。
魔王子:2、爱是什么?明明是需求与依赖,却被包装成纯粹无理由的伟大情操。吾配合这世间的荒谬,做出最忠诚的表现。

霹雳布袋戏情话告白

求霹雳布袋戏冰无漪对劫尘尸体告白的部分【文字或视频、位置都可以】谢谢了

【浮云岩】
[一剑平仇,更添薪愁,是天意捉弄,还是命运如此?百般情绪只能隐藏内心,最后,只余无言的悲伤。]
冰无漪:劫尘!劫尘哪…
冰无漪:怎会…怎会如此…
剑布衣:这是意外,我…
冰无漪:剑布衣!喝!
剑布衣:呃噗…
冰无漪:方才三掌一是为天厉,二是为劫尘,三是为你我之间恩断义绝!
剑布衣:确实…该然。
冰无漪:从今以后,友情不存,你我之间只余立场!剑布衣,别再让我看见你,否则,我一定取你性命。
[离开的身影,带走了深刻的友情,悲剧皆是自己一手造成,心痛又能挽回什么?]
剑布衣:唉…

【江山美人亭】
[惆怅江山残林,从此美人停,如今觉来非是梦,相见更无期。]
冰无漪:冰无漪啊冰无漪,厉族可是最懂得乔装掩饰的种族,一味的悲伤只会让人看不下去,若是劫尘你,一定会这样说。
冰无漪:这壶酒,敬我们未及庆祝的重逢,也悼念我们旋而失去的现今…
冰无漪:情之难能,久种心田,明知无果,欲回头却是根深…无感如你,已能免去情欲缠身,我呢?
[冰蔓泪涟肠寸结,寒天冻地终须别,无语唯见,多少珠泪何憾恨?]
冰无漪:等我完成一切,我会回来陪你,等我。
(霹雳战元史之动机风云第三集 千秋鏖战·亘古开章)

求霹雳布袋戏魔王子全部语录

魔王子:你们有舍已为人的情操,吾有舍人为己的胸怀,舍你们为吾,你们壮烈牺牲,吾为父报仇,彼此成全,这不是两全其美吗?

编剧:你们有批判剧情权利,我有创造这权力的胸怀,我施舍你们继续骂、你们骂,我继续写,彼此成全,这不是两全其美。

前王之子:你们有说我说谎的权利,我有说谎的必要。我施舍你们继续骂,我继续骗冲高选票,彼此成全,这不是两全其美。

魔王子:吾只是陈述情感,言语能够表达的,不需要语气与肢体的辅助,反正也是骗人的

动画技师:只是陈述武斗方式,动画能够表达的,不需要逼真与先进技术的辅助,反正也是骗人的

前王之子:我提告只是坳清白,告诉书能表达的,不需要声纹比对与监视器的辅助,反正也是骗人的。

魔王子:信用,是将自己利益无条件交给他人掌控,弱者遵守信用,因为他们必须依靠一套名叫道德的规则存活,

敢背信的人,是拥有对方不敢报复的自信。

下载群众:正版、是将自己的钱交给他人掌控。钱多就买正版,因为他们依据法律而存活,

而敢下载的人,是拥有对方告不了的自信。

前王之子:婚姻、是将自己利益无条件送给女人掌控,弱者遵守婚姻,因为他们必须依靠一套名叫婚姻关系法的规则存活,

敢去嫖妓的人,是拥有老婆不敢报复的自信。

魔王子:当维持比重建更费心力时,就有人用历史与传统当作阻挡进步的藉口,如果百年是历史,那九十九年就不是了?认清吧,不过就是拆掉的危楼而已

戏偶制作师:当复原戏偶比新作更费心力时,就有人说以前比较好看来阻挡拍摄进度,如果以前是好的,那现在做的就不好的了吗?认清吧~已经烧毁了就只是一堆废弃物而已。

前王之子:当隐藏证据比模糊焦点更费心力时,就有人用一边一国当作在贪污的藉口,如果前王能利用建国,那我难道不行再来一次?认清吧,选市议员不过就是拆除个人危机而已

魔王子:真正的忠心是丧失理智的服从,莫非你的忠心不过尔尔?世上没真正的忠心,忠‧是一个诈欺的游戏,尽忠者得到了尊严、虚名与赞叹,被尽忠的人得到了统御与利益,如此而已

黄董:真正的忠实观众是丧失理智的服从,莫非你的忠实不过尔尔?世上没真正的忠实观众,忠‧是一个诈欺的游戏,尽忠者得到了尊严、虚名与赞叹,被尽忠的人得到了统御与利益,如此而已

前王之子:真正爱你的老婆是丧失理智的爱,除非你的爱不过尔尔,世上没有真正的爱,爱、是一种诈欺游戏,爱老公的女人得到尊严、虚名与赞叹。被爱的男人得到统御与利益,如此而已。

魔王子:明明是众人想除之而后快的对象,却又想留下敌人的敌人,为了更大的欲望,所以掩盖现在的欲望

,这场枭皇论战并无新意。离开吧,替西瓜化妆都比参加这场会议来得有意义

黄董:明明想不花钱看戏,却又找藉口批评戏不好,为了掩盖自己的小气,而作无意义的胡乱批评。

这样的批评并无新意。离开吧,替西瓜化妆,都比看这些批评更有意义。

前王之子:我家明明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,却又想对抗敌人而留下敌人,为了欲望,所以把自己变成支持者。

这场选举并无新意,离开吧,替西瓜化妆,都比这选举好看。

魔王子:有权力的人,只要轻声细语,每一个人也能听得详细;没权力的人,就算声嘶力竭,也没人听闻。

编剧:有权利改变剧情的人,只要轻声说,所有剧组人员都听的详细,没权利的人,就算讲再多,都没人听。

前王之子:有知名度的人,只要轻声说几句谎言,就能高票当选,没知名度的人,就算真心为选民服务,也只是来陪榜而已。

魔王子:所谓的会议,不过是一群彼此不能被说服的人,在努力呻吟而已,你们可以继续呻吟

吾喜欢看,看一群人为了自己的利益,努力保持风度的丑态

版友:所谓的讨论区,不过是一群彼此不能被说服的人,在努力呻吟而已,你们可以继续呻吟

吾喜欢看,看一群人为了自己的意见,努力保持风度的丑态

前王之子:所谓的支持者,不过是一群彼此共同利益的人,在努力埋没良心而已,你们可以继续埋没良心

吾喜欢看,看一群人为了自己的利益,努力保持君子形象的丑态。
片段A
魔王子:【看过信】……集境邀请吾去琉璃仙境做客,作为上次会战的赔罪之礼,以及表示友好之礼。
太息公:集境,首鼠两端之辈!历经前次大战,还想我们替他出力吗!
赤睛:集境的用心,昭然若揭。
太息公:不用理会他!天者要攻琉璃仙境,就是直接对上烨世兵权,让他去焦头烂额吧!
魔王子:作为败战者,邪玉,你的发言多余。被人留下屈辱的印记,你这样的能力,不足以成为匹配吾的女人,在繁衍佛狱最强大的后嗣上,你已经被除名。
太息公:!王……
魔王子:想好辩解的理由才开始辩解,知道吗?
太息公:哼。
魔王子:礼物是友好的表示,人以礼貌待吾,吾不能失礼。
太息公:!
赤睛:你又开始感到无聊了……
魔王子:天者,值得一会。【离开】

片段B
漠沙林外,离开佛狱的魔王子,欲前往琉璃仙境。
一页书:【迎面而来】六道同坠,魔劫万千,引渡如来!
魔王子:!……完美的巧遇,增添吾此行的风采。
一页书:一身邪气!你是魔王子?
魔王子:是。
一页书:霓羽族是你所灭?
魔王子:是。
一页书:该死!!
魔王子:种下仇恨的种子,才能丰收报复的果实,才是吾的目的啊!

片段C
赤睛:既然对象不是一页书,你又对谁感到兴趣?
魔王子:一名女人,非常优越的女人,与废物一般的女人不同。
太息公:哼。
魔王子:你身上屈辱的印记是战书吗?
太息公:进入佛狱伤人,这不但是对佛狱也是对王的挑衅。王,王你能容忍?
魔王子:毫无创意,毫无创意的战书。如果是吾,定会定下魔王子到此一游,那一生的屈辱才是屈辱。
太息公:王该问的是谁伤了吾吧。
魔王子:吾没兴趣。
太息公:你!哼。
魔王子:父亲要吾光大佛狱,身为人子者只能遵从他的遗愿,佛狱需要最伟大、强悍的继承者,血统就是继承力量最完美的方法。
太息公:佛狱中还有比吾更适合的人选吗?
魔王子:吾的小妹。迦陵,你波动了。当然还有引起吾兴趣的另一个女人,挡的下吾五成的功力,是男人也不多,女人绝无仅有。
赤睛:难得,这是吾第二次感受到你的渴望。

片段D
寒烟翠::挣扎 放手!
魔王子:久别的兄妹重逢,:拉过抱住 现在应该是幸福与快乐的时刻……
寒烟翠:你!快放开我!:推打
魔王子:礼貌,你忘了礼貌了吗?要记得说请。
寒烟翠:请……请放开我……:被放开 你带我回来,到底想做什么?
魔王子:可怜的小妹,你可知你嫁给一个害死父亲的仇人,为了阻止这场悲剧,让你离开仇人身边,大哥不得已才将你带回。
寒烟翠:父亲早在一开始,就以我作筹码,质押在戢武王身边,他兴起兵戈,战场身亡,又能怪谁!
魔王子:你责怪父亲的严厉,小妹啊,父亲对你的寄望,便是期望你能成为佛狱的中流砥柱,就算是严厉,也将你教养成这般独立自主,他对你的疼爱,难道你一点也没感受到?
寒烟翠:这,父王……啊……
魔王子:吾一定要为父亲报仇!
赤睛:这一次,神情跟语气的表现非常好。
魔王子:吾已经表现足够的诚意了。
寒烟翠:!难道父王身亡,你一点也不伤心?父王对你的期待,你一点都不挂心吗?
魔王子:吾悲伤过……
赤睛:一秒钟。
魔王子:差不多。
寒烟翠:你!
魔王子:嫌短吗?要多久才能表达哀伤,三个月,三年,三十年?每一个人每天都在怀念死去的先人,道路上就会充斥着满满的哭声,太吵了!所以我们需要是诚心的哀悼,只要诚心,一秒钟,足够了。
寒烟翠:只怕你根本连一点诚心也没有。
魔王子:刚才是谁说,「兴起兵戈,战场身亡,又能怪谁」?

片段E
『火宅佛狱』
玉辞心赴约。
魔王子:这个地方就是佛狱,生机盎然,何等美丽的景象。
玉辞心:我感受的出,你邀我前来,是为了欣赏风景吗?
魔王子:吾要娶你为妻。
玉辞心:真直接。
魔王子:目的直接就好,或者,你要一个虚伪的过程。那,吾作自我介绍,魔王子凝渊。兴趣,现在是你。嗜好,你欣赏有怎样嗜好的人呢?
玉辞心:我欣赏强者,能主宰自己的强者。
魔王子:你让吾苦恼了,吾能主宰别人的命运,却不能主宰自己的心绪。前面就是吾之居所,请你赏光。
玉辞心:请。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赞(0) 打赏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轻博客

联系我们联系我们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